浅谈毛泽东诗词中的浪漫主义手法和豪放的风格

作者:  来源:  2013-03-22

——纪念毛泽东诞辰120周年

仪陇县教师进修学校     郭志太

    毛泽东不仅是伟大的政治家、革命家,而且也是一位文章大家。《人民日报》有人撰文说,中国是个文章的国度,青史不绝,佳作迭出。向来说文章有汉司马,唐韩柳,宋东坡,清康梁,群山逶迤,比肩竞秀。毛泽东算一个,是历史群山中的一座巍峨的群峰。而在毛泽东的文章中,他的诗词更是中国文化中的一笔宝贵的财富。他的诗词可以说就是一部史诗,而在艺术成就上也是很有影响的,尤其在他的诗词中所体现出来的浪漫主义手法和豪放的风格更值得华夏诗歌阅读爱好者和诗词创作爱好者学习、欣赏、借鉴,去汲取其丰富的营养。

    据有关资料统计,毛泽东的诗词公开发表于他生前的和发表于他生后的,共计有120多首。毛泽东的诗词题材广泛,举凡诗人生活的各个领域都有所反映,但写得最多的还是中国共产党建立前夕以来半个世纪的中国人民的革命斗争和社会主义建设,构成了一部气势恢宏、雄伟壮观的中国革命史诗。

仔细阅读、体味毛泽东的诗词,你会发现,他的诗词风格多样,有的典雅,有的通俗,有的晓畅,有的庄重,有的幽默,有的豪放,有的婉约……但诗人虎气为主、猴气其次的心胜气质和“偏于豪放,不废婉约”的审美个性,体现在诗美创作中,豪放便成了他诗词的主导的艺术风格。这里所说的“豪放”,也就是一般美学论著中所说的阳刚之美或崇高美。因此,也可以说,崇高美是毛泽东诗词的基本审美特征。

    毛泽东要在其诗词创作中展示其豪放的风格,必然要运用浪漫主义的创作手法。因此,下面就毛泽东诗词中的浪漫主义手法和豪放的风格谈点自己的学习体会:

    所谓“浪漫主义”,实际上是文学艺术上的一种创作方法,是强烈地表现理想和愿望,描绘应有的生活图景,并以奔放的热情,奇特的想象,夸张的方法,瑰丽的语言来塑造形象,透露生活的本质规律的创作方法。

    所谓“豪放的风格”,是文学风格中的一种。而文学风格是指贯穿于一个作家一系列作品,从作品的内容与形式的统一中体现出来鲜明的不同的艺术特色和创作个性。比如李白诗的“奔放飘逸”的风格,杜甫诗的“沉郁顿挫”的风格。

    关于文学风格的种类,不同的时代,不同的人,不同的划分标准,就划分出了不同的种类。清代姚鼐把文学风格分为阳刚、阴柔两大类(阳刚就是豪放、阴柔就是婉约)。郭绍虞(现代人,中普通话言学家、文学家、文学批评史家)说,刚近于清,柔近于浊。清是俊爽超迈的阳刚之气;浊是凝重沉郁的阴柔之气。纵观中国文学史上豪放派词人比如苏轼、辛弃疾等人的诗词,可以领悟出豪放诗词的特点大体是:写作视野较为广阔,气势恢宏雄放,语词宏博,用事较多,雄豪奔放,气魄大而不拘小节等。

    毛泽东在诗词创作中,充分运用浪漫主义的创作方法来表现其豪放的风格。在他的120多首诗词中,据笔者阅读后粗略统计,有53首体现得较为明显,占他的诗词的44.16%。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有:《沁园春·雪》(1936.2)、《沁园春·长沙》(1925、9)、《忆秦娥·娄山关》(1935、2)、《七律·长征》(1935、10)、《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1949、4)、《四言诗·奋斗》(1917~1918)、《蝶念花·答李淑一》(1957、11)、《七律·送瘟神二首(第二首)》(1958、7、17《七律·答友人》(1961、)、《七律·和郭沫若同志》(1961、11、17)、《水调歌头·游泳》(1956)、《水调歌头·重上井冈山》(1965、5)、《念奴娇·井冈山》(1965、5)、《念奴娇·鸟儿问答》(1965、秋)、《七言诗·游泳》(断句)(1915、)、《清平乐·会昌》(1934、夏)、《清平乐·六盘山》(1935、10)、《西江月·井冈山》(1928、秋)等20余篇。

    在上述篇目中,又有几首在运用浪漫主义的创作方法来表现其豪放的风格方面最为突出。比如《沁园春·雪》。这首词写于1936年2月,发表于1945年重庆谈判期间。该词一发表,立刻震惊于山城朝野,接着震惊于举国上下。蒋介石认为毛泽东此词充满着霸气,充满着帝王之气。蒋介石不愿国民党在武治方面输给毛泽东,也不愿国民党在文治方面输给毛泽东,更不愿在诗词方面输给毛泽东。于是他下令全国凡是填有《沁园春·雪》的词都交到有关部门,结果收集了10000多首,但没有能比得过毛泽东《沁园春·雪》的词。蒋介石又下令国民党的文人墨客立即填写《沁园春·雪》,结果还是没有超过毛泽东《沁园春·雪》的词。蒋介石自愧不如毛泽东。

    毛泽东的《沁园春·雪》,上半阙写北方的雪景,结合长城、黄河、秦晋高原来写,大气包举,景象雄伟;并且在雄伟中写出了祖国山河的壮丽。作者咏雪,眼光不只停留在雪上,而是通过雪来写祖国壮阔的大地。这就所见者大。,这就写得气势宏大。“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起笔就气势磅礴,包举宇内。千里、万里两句是互文,即千万里冰封,千万里雪飘。作者大胆运用浪漫主义的手法来描写雪景,来传情达意,来体现豪放的风格。我国古典诗词里不乏咏雪的作品,有的不免纤细,有的比喻平凡,跳不出“玉树琼枝”、“飞絮撒盐”等套子。而毛泽东一挥笔,一开篇就写了整个北方的雪景,真是雄伟壮阔,特别地显得豪迈与崇高。在北方,雄伟的景物首先要推万里长城、黄河和高山、高原。作者通过雪来写祖国雄伟的山河,写北方的山和高原与天公试比高的雄伟景象。读后让人大饱眼福,心旷神怡。

    词的下阕,作者通过历史上的英雄来写今天的英雄。作者列举出历史上的五个英雄——秦始皇、汉武帝、唐太宗、宋太祖、成吉思汗,他们都有雄才大略,也都建过攻立过业。但在毛泽东眼里,他们都“略输文采”、“稍逊风骚”,即只有武功而文治不够,就跟祖国山河的既雄伟又多娇不相称了。从这里,我们又可品味出毛泽东运用的浪漫主义手法和豪放的风格真是跃然纸上,栩栩如生。词的最后三句“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更是充分运用浪漫主义手法来表现作者的激情,来体现雄豪奔放的风格,来体现语词宏博的特点。这是全词中最具伟力的词语,雄视百代,超越千古,充分表达了无产阶级肩负的历史使命的自豪和完成历史使命的自信。词的结句,作者纵情地赞美了今朝的风流人物­——革命英雄,即真正的无产阶级和人民大众,他们才是当今社会了不起的英雄,他们才应该成为这个雄伟多娇的祖国山河的主宰者和建设者。作者仍然是用浪漫主义手法来作的这样的结句,仍然是用豪放的风格来画龙点睛的。

    《沁园春·雪》大气磅礴,景象非凡,睥睨六合,纵横八荒,情与景,诗与论,高度融合。豪放的风格,崇高的现实主义和崇高的浪漫主义得到了完美的统一。柳亚子把这首词誉为千古绝唱。臧克家称这是气象宏伟,充满革命豪情的一篇作品,艺术方面达到了极高的境界。

    毛泽东的诗词中,类似的还有《七律·长征》、《沁园春·长沙》、《七律·答友人》等。这是毛泽东留给中国、留给后人的宝贵的文化遗产。今天我们应该学习毛泽东诗词创作的艺术特色,弘扬诗词的先进文化,让其发扬光大,以传承中华诗词文化的精华,并让她开出奇花异彩,结出丰硕成果。

    今年是毛泽东诞辰120周年,也是毛泽东逝世37周年的时候,我相信有许多志士仁人、文人墨客都会写文章、填词作赋来缅怀毛公。笔者谨以此文从一个侧面来缅怀伟大的毛泽东,来颂扬他对中华诗词创作的业绩和引导,来彰显他的诗词创作的光辉!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