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之树在校园开花结果

作者:张敬梓  来源:  2012-11-26

文学之树在校园开花结果

张敬梓(三蛟镇小学校)

   近年来,仪陇县三蛟镇小学在校园文学建设上,重落实,添措施,坚持”文学就是为人“的教育
理念,在广大教师的共同努力下,取得丰硕成果。
   校园文学教育是学校教育教学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学校工作的突破口和切入点。是一个学校
的灵魂,打造好校园文化,不仅可以增强学校内涵,还可以提高学校的美誉度,树立良好的品牌形象。
   近几年,三蛟小学学生在《中国小作家》,《读与写 》,《琳琅山》,《语文报》,《仪陇报》
等国家,省,市,县各级各类刊物发表记叙文,童话,故事,诗歌等各类体裁的文章100多篇,极大地丰富了学生校园生活。
   学校还常常举办文学讲座,”好读书,读好书“征文等活动,并要求全体学生积极参加,做到人人见收获,个个有心得。
   特别是2010年《中国小作家》写作基地在学校建立以来,该校有100多位学生被聘为《中国小作家》小记者。全校师生以此为契机,不断提高。九月初,就有张曼玲等学生在全国性的读书征文比赛中获等级奖,受到家长的欢迎和当地政府的肯定,并引起县内外专家的关注。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该校全体师生发扬朱总精神,在素质教育的道路上不断迈进。
遍开文学之花,普结文学之果。

 

永远的精神家园

有一种幸福叫期待,有一种守望叫热爱。在幸福和守望之秋,有你相伴——仪陇县作家协会,一个迟到的温暖,美丽的花园。

 二十一年前,我怀揣希望和梦想踏进了仪陇师范学校的大门,心头藏满向往。那时,正是文学激情满怀的年代,诗歌,散文,小说成了我成天阅读和写作的对象,做诗人和作家的梦想,不时的搅动着我的思绪和青春。那时,我可以自豪的说,我喜欢文学,我是一位文学青年。并在一位$2老师的辅导下开始创作。我的作文经常被$2老师作为范文在全班朗读、学习。一种强烈的发表欲望驱使着我,一种剪不断理还乱的情绪煎熬着我,在这种浑浑噩噩的日子里,我开始组建文学社,找资金,请顾问,寻辅导老师等一大堆问题接踵而来,同学们给我打气,让我沉着点,最后,二十几个人的文学社起初难产,最终也顺产了。就在这时,家乡发生了可怕的泥石流,汹涌的流石流摧毁了我深爱的村庄和家园。两个月后,我苦心经营的小报也因多种原因而停刊了。在经历一种刻骨铭心的伤痛之后,我开始冷静下来,并经常深刻的反思自己,在同学们诚挚的问候中,我度过了我最后一年的中师生活。那时,我多想有一个家,让我的爱和文学可以停泊下来。

   参加工作后,我被分配到一所偏僻的山村小学任教,孤独和寂寞又让我拿起手中的笔,经过努力,那年十月,就在《四川农村日报》发表了我梦寐以求的处女作,当我手捧样报的时候,我的手并没有因激动而颤抖,而是咀嚼着三年来的辛酸和汗水,还有那所有的讽刺和挖苦。

    因此,我认识了当时在县文化馆做文学辅导工作的$2老师,在他的关怀下,我开始系统的学习文学创作的基本知识和基本技能,并开始在省内外的一些官、民刊发表作品。可依旧想,有一个学习交流的组织,一起讨论,共同进步的团体。

     今天,20111021日,终于有了。就是她——仪陇县作家协会。当民政局的领导宣布作协准予成立时,会场上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一种久违了的感觉涌上心头,有些酸楚,有些无奈,但更多的是甜甜的喜悦,莫名的激动。20年了,整整20年啊!是她圆了我的梦想,并让我成为作协主席团的一名成员。

      如今,我已在全国一百多家刊物发表各类文学作品近千件,获各类征文奖十余次,并出版了个人诗集《黎明前的向往》,加入了十多个国家级及省市级文艺协会,成为一名名副其实的作家,诗人。如今,发表文章再也没有当初的冲动和心情了,更多的是从容和淡定。但让我倍感温暖的是她,让我倍感亲切的是她,让我满怀信心和期待的也是她,我永远的仪陇县作家协会——心灵的家。

诗歌与麻将

写下这个题目,我内心感到一阵惶惑,把这两个词语放在一起,是对诗歌的亵渎,还是对麻将的歌唱,我无法言说。

在这物欲横流的时代,麻将显得那么自然,而又那么乖巧,而诗歌带给我们的是清贫和遗憾。

麻将是物质的,诗歌是精神的,当我们把麻将玩累了的时候,是否可以去读一读诗歌,写一写诗歌。当我们被诗歌洗刷得一无所有的时候,面对麻将,留给我们的除了感叹还有什么呢?

在我们这个只有几千人的小镇,却有六、七处麻将馆,每到逢场天,馆里是宾朋满座,欢声笑语,而写诗的却只有独自一人,那就是我,张敬梓。

当叫你选择诗歌与麻将的时候,你会犹豫吗?请不要说诗歌有多么高尚,麻将有多么世俗,因为它们存在着,存在就是生活。

诗歌能给我们带来快乐,不可否认。如果麻将一样能给我们带来快乐,我们能否认麻将而歌唱诗歌吗?

当一个人因打麻将而闹得家庭一贫如洗、妻离子散,此时此刻,诗歌又能做些什么呢?是叹息,还是无助,还有其它什么呢?

当一个人因诗歌而一无所有,到处流浪,甚至自杀或杀死别人的时候,此时此刻,诗歌和麻将一样充满罪恶。

如果麻将与诗歌一样摆在你面前的时候,请你选择一个或者放弃一个,你会选择麻将、还是放弃诗歌呢?因为它们同样会给我们的心灵带来痛感或释然。

当我们朗诵诗歌的时候,它或许会给你带来美、带来幸福、带来向往、带来希望和等候。让我们含笑、让我们祝福。

当我们抚摸麻将是时候,你也许会想到世俗、物质、浪费等遗憾的词语,让我们心灵充满肮脏或诱惑。

如果你玩累了诗歌,又去用麻将娱乐一下,如果你打累了麻将,又去写一写诗歌,那么我想,这时诗歌应该和麻将和谐地挽起手来,和平相处,亲如兄弟。

如果麻将确让人意志消沉,无所事事,诗歌能给我们带来文明、高尚。那将反对麻将歌颂诗歌吧!

如果诗歌是一种文化,麻将是一种生活。那就让它们并存吧,因为我们不能为了文化而放弃生活,而为了生活去追求诗歌。

如果让我们统计一下,麻将害苦了好多人,而诗歌又让多少人得益。我想麻将害苦人的数目绝对压倒写诗得益的。一个有害、一个无益,高贵的生活,你让我们何去何从?!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