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军纪念园

作者:何家祥  来源:南充晚报  2019-01-16

  风止,雨住,叶尽。一个安静的冬天到来,一切,皆在无声中停顿。静息,再静息,给沉寂施以凝重,剔除世间所有纷繁,扫尽一切嘈杂,让熟睡中的红军战士像冬天一样安静。 过去, 现在,将来,他们都不会寂寞。我们,常常会在冬日里,默默地追寻和记忆,也让历史慢慢浮现……

  红军走过每一个地方, 充满无数艰辛和悲壮。那错综复杂的阆中古城,正是当年红四方面军驻扎过的地方,他们与地方群众携手浴血奋战, 横渡嘉陵江,攻占敌人堡垒,在历史的丰碑上,镶刻了一段可歌可泣的故事。

  静静矗立,又静静遥望,那一抹岁月,清晰可寻。时间虽过去几十年,在旧时的足迹中, 依然弥漫着战火纷飞的味道。看看眼前生活的天堂,想想红军艰苦乐观的风尚, 我们没有理由不去奋斗,没有理由去无谓的忧伤,更沒有理由去消长和浪荡岁月。

  从古城到红军园,短短几千米,仅隔一条嘉陵江, 三百多名战士却永远长眠在那江的两岸。

  我们不会忘记, 红军将士用生命换来的热土,我们不会忘记,红军将士为了祖国和人民,抛头颅、洒热血的顽强意志。曾经,他们用鲜血染红的嘉陵江,还在紧紧拥抱古城,一路明净的流淌,一路低沉的惆怅。

  冬,是坦诚的,也是直白的,她的内心却藴含着一团火, 一团足以燃烧整个世界的烈火。这,也是红军战士们的性格,让人敬仰的性格。

  沉静的秋,已经进入安静的冬。高树的落叶,并未削剥树的雄健,喧嚣的纷繁,在清冷的风中消停。那落叶,在轻轻覆盖岁月的尘土, 为的是不让沉睡中的战士受干扰。时光,一茬一茬流逝,青瓦,一茬一茬轮换,冬的凝沉一直与已经长眠的战士为伴。

  千年古城,不再有呐喊与杀戮,她的肤色虽历经风风雨雨, 可肃穆的表情一直那么凝重。一片一片青瓦,压盖一阵一阵历史的伤痛。痛过后,就是下一个春的开始。

  拥抱古城的江,从来没有松过手,从来没有离开过城。清透,是殷红熟睡后的纯净。一桥、二桥的搭建,使红军的家园不再有阻隔。

  昔日, 战士们的美好梦想, 终于实现。一个安静的新家,使战士们不再遭受纷扰和伤痛,也不再有流血与奔袭。

  古城的白天,是繁华与热闹齐鸣,而红军园却是安静与清净并存。 古城的夜晚,是霓虹与流光相辅相成,嘉陵江的双手,一只拥抱古城,一只抚慰红军园。

  与之遥望的,是那一棵棵古槐古榕,在为战士们遮风挡雨, 在为战士们默默驻守。闪闪红星在跳跃,在照耀,不分白天黑夜。红杜鹃,也浸蘸着战士们的血和泪。

  几度夕阳红, 唯有战士们的鲜血最 耀眼,染红了鲜花,染红了战旗,也染红了江山和天空。安宁,古城的安宁,全国人民的安宁, 是红军战士的生命与鲜血换来的,也只有他们,才有能力做到和完成。

  红四方面军,一颗星火燎原的种子,恰恰在古城里撒播,燃烧全国之时,也震撼着整个世界。茁壮后的永恒,正是红军将士们从不更改的坚定信念。

  几声枪响,几盏远航灯,敲醒过去沉睡的梦魇,指明未来前进的方向,也为下一个全新的未来作铺垫。 一口回民的压酒,一个雪白的蒸馍和桂花糕,使坚定的信念更加坚定,使艰苦的岁月渐渐远离。

  人来车往, 川流不息, 我默默地离开,离开那古城繁闹的街市。穿越嘉陵江大桥, 去看那红军战士长眠的家园———红军纪念园。那里不需要烟花爆竹轰鸣,不需要香蜡纸钱去渲染。那里需要严肃,需要安静,更需要轻轻相触,默默相伴。深深地一躬,伴随两行热泪,去追随,去默惦长眠江畔的将士们。

  红军园,战士们的长眠归属,在冬天里不会寂寞。排排绿树萋草,为他们守护着四季年岁。冬夜的古城,还了沉睡中的红军将士们一个宁静。没有游客,没有风潇潇,没有蝉虫鸟闹,更没有人为喧哗。只有那清澈的江水在环拥,在流淌,夜的灯火全洒落在江面, 渔舟响起《十送红军》脆笛声,眼眶润湿。不知不觉,浮想红军将士们的艰苦作战,无声地,向江,向丰碑,向红军园深深鞠一躬。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