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那些事儿

作者:胡涛  来源:南充日报  2019-01-30

       □ 胡涛(嘉陵)

  新年纳余庆,佳节号长春。我们童年最美好的祈盼就是过年, 既是我们兴高采烈的节日, 也是我们回归传统礼仪的最好见证。

  我父母虽然没什么文化, 但对民间传统习俗礼仪却特别讲究。用母亲的话说:正月忌头,腊月忌尾。年头岁末,父母就要定下许多规矩,来约束我们的不良行为。每年一到腊月,母亲就不准我们吵吵闹闹,如果哪个漏嘴说了不吉利的话, 母亲就像见了最肮脏的事物,“呸呸”一通,然后拿手帕或扯起衣角把我们的嘴揩一遍。

  父母特别遵从传统礼仪, 用他们的话说:三十晚上的火,初一晚上的灯。我们的童年缺吃少穿,柴火、灯油都十分短缺。纵然这样,母亲都要把一年中舍不得烧的大块木柴,全部留到三十晚上烧,一家人围在一起,大火烧得红亮亮的,这就叫守岁。苏东坡曾在《守岁》诗中写道:“儿童强不睡, 相守夜欢哗。” 守岁的传统,在民间由来已久。

  守岁一宿直到鸡叫, 我们才能上床睡觉。上床之前,母亲嘱咐我们,起床后自己穿好衣服。 大点的在外面去捡把柴回来,大家看到后要说财到了,吃饭不能说“吃完了”,要说“吃好了”,钱不能说“用完了没有了”,要说“钱家里还有”。那时,家里压根就没什么钱。父母给我们压岁钱,最多时两角钱,我至今记得,那是一张蓝盈盈的两毛纸币。 我们几姊妹也懂事,谁也不肯把这两毛钱花掉。到了初四,都悉数还给父亲。

  母亲每年除夕, 都要周而复始地重复一大通禁忌。其实,我们几姊妹都记得滚瓜烂熟了,母亲还是要一一叮嘱。

  初一早上, 我们穿好衣服在院坝里玩耍,大人们抱柴回来了,我们都说:柴到了。全家人讨到“财到了”的口彩,欢天喜地煮汤圆吃。 父亲说:“吃汤圆就是抢宝。”父亲还把几个一分的硬币包在汤圆芯子里面,说谁吃到了,谁新年的运气就最好。我初中毕业那年,吃汤圆的时候,我特别担心抢不到有硬币的汤圆。 按往常我最多只吃六个汤圆, 那年我特地多吃了两个,一下子抢到了三个硬币,初中毕业,我很顺利被推荐读了高中。消息传出去,人们给我起了个外号叫“胡八坨”。

  母亲信佛,一生善良厚道,她在家里定了一个特别的习俗, 初一这天全家要吃素,连一点油腥都不准沾。她说,这样预示着新年青青顺顺。我们家初一这天,基本都吃素面条。

  初一晚上的灯,是我们家一大“光亮工程”。 我们家这天晚上点灯的习俗,很是讲究。灯,首先要点得最亮,点的时间还要长久。 代表家里灯火旺盛、 吉星高照。母亲平时很节约灯油,我们晚上看书,她批评我们浪费了油,教导我们白天抓紧时间多看点。可初一这天晚上,母亲却很慷慨,把家里所有的灯盏都点上,把每盏灯的油都掺得满满的,灯芯拔得亮亮的。一家人盼望着新年亮亮堂堂,光明美好!

  那时的传统礼仪和禁忌,悄无声息地影响了我们这些好动调皮的孩子。从腊月到正月结束,整整两个月,我们这些小孩都过得小心翼翼, 害怕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做了不该做的事。平时吃饭的时候,满院子的孩子都把饭端到院子里的大磨盘上围在一起吃,谁家吃点好的,就相互分享一点,那种美好的氛围至今难忘。一到年末岁尾, 我们就只能围在自己家桌子上吃了,因为害怕端出去把碗打烂了,成为一年的不祥之兆。

  时代变迁,移风易俗,现在守岁不用那么辛苦了,也没有那么多禁忌,大家围在电视机前高高兴兴地看春晚、吃团圆饭、打牌,小孩子尽情地嬉戏打闹、玩游戏,一家人其乐融融。

  不过,我还是怀念儿时的守岁,我们可以围在父母身边, 听他们讲过去的故事。他们毫无保留地把一生最珍贵的阅历经验,一点一点地传给我们,引领着我们成长。使我们从小就懂得了文明礼仪、人间真情。

  儿时,过年那些事,永远铭刻在我的心中。

论坛热帖